过招 | 禾多科技倪凯:资本寒冬中倾向落地的公司先跑出来
栏目:新闻 发布时间:2019-01-15 16:20

撰文 /   ©  AI财经社 唐煜

编辑 /   ©  赵艳秋

回顾2018年,自动驾驶行业几乎是在负伤流血中前进。3月,一位49岁美国女性命丧Uber无人车轮下,这也成为全球首例因自动驾驶致死事件。随后,谷歌Waymo、苹果、特斯拉等旗下的自动驾驶车接连发生碰撞事故,而在国内,许多高喊着要在年底实现无人车量产的公司几乎集体跳票。种种迹象表明,离驾车时真正解放人类双手的日子也许还有很远的距离。

不过,这并不妨碍创业公司禾多科技推进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即使在谷歌旗下Waymo的CEO都显露悲观之情之时,禾多科技也认为自动驾驶并非铁板一块,挑战虽然很大,但在一些限定场景和级别下,如L3.5级别的高速公路和L4级的停车场代客泊车,以现有的技术和条件,是有望在三五年内落地的。比如,禾多去年底推出的HoloParking系统,在停车场门口只需要手机启动APP,车辆能自己寻找停车位。



图片来自网络 禾多科技CEOk8凯发国际娱乐下载-k8凯发全球娱乐-k8凯发下载-kf356.com娱乐倪凯


禾多科技创立于2017年6月,CEO倪凯在自动驾驶行业算是位“老人”,他在清华读硕士时就在研究无人车。之后,倪凯创建了百度无人驾驶团队,后来又加盟乐视负责无人车团队。如今,倪凯创业一年半,依然保有很强的工程师气质。不久前,倪凯接受了AI财经社专访,他说话务实严谨,坚信自动驾驶技术会有实现的一天。为此,从战略选择、团队组建到技术方案等方面,他都把量产落地作为核心。“我们不想去做一个飘在天上落不了地的东西,希望梦想尽快有实际的产出。”

从行业层面来说,相比疯狂的2017年,倪凯认为行业冷静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多,大家不仅看到了事情光明的一面,也看到了困难性。不过,“2018年真没有让人感觉有耳目一新的技术突破。”他说。

“我还是觉得,自动驾驶未来还会出来一两个技术突破。但整体上,应该是慢慢迭代的事情,不可能一晚上解决很多事情,它是持续不断的过程。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业界目前的进展符合我的预期。”

以下是访谈部分摘选。

01

无人驾驶和落地

AI财经社:前不久谷歌WaymoCEO说,L5(无人驾驶)是不可能发生的。网友讨论,这就好像在自动驾驶班上,成绩最好的人说他要挂科了,大家情绪普遍比较悲观。你相信会有无人驾驶那一天吗?

倪凯:首先我觉得这个比喻不是特别对,因为Waymo做的是L4的事情(限定工况下的无人驾驶),而不是L5(不限定场景的无人驾驶)。他只是说再往后大家都想做到L5,但那个事情还远。我觉得也是Waymo通过自己做发现,L4就有这么多问题,要做一个L5,显然更难了,有很多场景还没试过呢。比如,他显然没到中国来试过,在中国实现L5肯定是很困难。但是我觉得这个技术上总会发生的,总会往前走的,我对未来还是乐观的。只是说你有一辆车,所有城市、所有场景都能去,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

 

AI财经社:所以你选了高速公路和智能代客泊车这两个场景,是评估后认为会比较快落地吗?

倪凯:我们现在的技术水平,在这两个场景上是能够满足落地的。

AI财经社:为什么只选择这两个事?

倪凯:从大的战略上,我们跟车厂交流中看到,这是他们最关注的两件事,你很难排出同体量的第三个功能。从创业公司角度,从我们的技术角度来说,这两件事是强相关的,可以用同样一个平台、同样一套系统,也都会充分利用高精地图。

AI财经社:如果把量产和落地放在核心,要注意哪些细节?

倪凯:第一,我们特别强调大规模测试,因为只有通过测试才能去积累足够的数据,才能去做整个系统上的迭代,工程也能跟得上去。第二,既然是落地,自动驾驶就不是一个盒子,直接卖了就完事了,最后它是要搭载在车上面的,所以你必须把产品定义清楚,否则它没法放在车上,不管是因为价格因素、车规因素,还是一些别的因素。像Waymo可能就是很贵的,不可能指望它在未来三五年就搭载到一个我们自己用的这个车上。

AI财经社:现在有企业在一些城市园区里做测试,你觉得那样的测试对于真正实现无人车技术有影响吗?

倪凯:那是一个偏城市场景的L4技术,它放在一个轿车上面是一个成本非常高的技术。我觉得这种技术,跑一个演示可以,不可能大规模部署。小规模的事情慢慢才能变成一个大规模的事情,基本上不太存在捷径。

AI财经社:你们落地的时间表是什么?

倪凯:我们确实有一些时间表,不是禾多自己决定的,还关系到合作厂家,但基本上都是3到5年的时间。高速公路和代客泊车的自动驾驶都是相对来说比较快落地的。

AI财经社:但是考虑综合因素,包括法规,到那个时间点真的能落下去吗?

倪凯:我们选择这个事的时候,也考虑到法规。停车场不是公共交通,是内部交通,不太涉及公共道路问题。高速公路我们成立一个L3.5的技术团队,因为我们认为未来是往L4走,但是我们一开始不是一个完全无人的东西,也是认为落地的时候,完全无人的法规肯定要比L3的人机共驾的法规会来得更晚。

AI财经社:你说2020年要大规模部署代客泊车系统,大规模部署的定义是什么?

倪凯:到2020年,我们希望满足20个城市,每个城市至少20家停车场。再到未来,我们也计划至少支持20款车型,现在有5款了。然后针对单车价格、单车位改造成本,我们希望有一个明确的指标。

02

自动驾驶整体没过工业红线

AI财经社:商汤说因为发现机器的人脸识别准确率达到了人眼的水平,也就是达到了“工业红线”,这才有了商业潜力,你觉得自动驾驶现在达到这个工业红线了吗?

倪凯:我觉得在不同的行业里其实有不同的要求。说白了,在自动驾驶上,你识别错了一点点就是一个生命攸关的事。人脸识别可能是过了红线了,但是我们没有。

AI财经社:也就是说自动驾驶的门槛要更高一些吗?

倪凯:因为自动驾驶从软件到应用有很多模块,不同模块有没有过红线,或者说离这个红线有多远,其实是不一样的。但从整体性能上来看,现在大家为什么还在研发和测试这个阶段,就是因为整体上还没有过这个红线。自动驾驶属于大家要作为一个系统,整体去过红线的。而像安防,一是系统确实相对简单,二是可能很多时候纯软件就能决定这个事情。

AI财经社:有一篇文章说,现在自动驾驶行业内的人都没有办法说清楚哪块过红线了,哪块的差距比较大。

倪凯:我没看到那篇文章,但从我的角度来说,单模块过不过红线没有太大意义,你最后看的是一个整体。

AI财经社:你认为现在哪里是自动驾驶的短板?

倪凯:自动驾驶最后都要去过一些功能安全标准,这个标准不是给你一个具体数字,它讨论最多的是冗余,就是说这个传感器坏了咋办,芯片烧了咋办,或者下雨天对有些传感器影响特别大怎么办,它是这种思维去考虑问题的。

我觉得自动驾驶难就难在,辅助驾驶有产品,但是自动驾驶在市面上并没有明确的产品大家能看到,它是靠研发去迭代出来的,是靠客户群体给带出来的。

AI财经社:代客泊车这套系统,怎么保证安全?

倪凯:考虑到不同东西失效或者是极限场景下,系统至少有一部分还是能应对这个情况的。简单来说,如果是车端、场端(停车场)和高精地图三端来做的话,如果车端失效了,就用场端来做;如果某种情况下都挂了,我们还有一些用高清地图来做。到最后具体实施的时候,冗余怎么去实现,是一个大的指导思想。

     

03

盈利虽重要,收入是核心

AI财经社:你在盈利方面有什么想法?

倪凯:我们还是希望继续扩大我们的收入,收入跟业务是强相关的,业务做好了,盈利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AI财经社:你对盈利的态度是什么?感觉每次谈到盈利,你会轻描淡写地带过去。

倪凯:我觉得盈利很重要。自动驾驶这个事,是需要逐渐落地的,而且赛道也足够大。我不觉得我是轻描淡写说盈利这个事儿,盈利这个事儿,肯定是重要的,但收入是核心。你看很多公司,像Amazon,他们也一直不强调盈利,他们强调自己的收入,强调自己做这个事情的规模。你拿了钱,不还是花在研发和扩展你的业务范围上吗?我完全认同这个思想。我自己做企业也会是这样,你强调收入是很重要的,但是强调盈利、直接分红啊,这不是我做这个事情的核心梦想。我们做一个公司,显然不是为了尽快给大家分红吧。是应该分红,但是不是偏废在分红上。最核心的,我还是觉得收入这件事是最重要的。

AI财经社:你们的收入来自哪?

倪凯:跟车厂有合作研发项目,停车和高速这两个事情。其实资本寒冬,反而有可能更倾向于落地的公司先跑出来。

AI财经社:现在收入大约是多少?

倪凯:今年是几千万元。

AI财经社:最新的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会用在哪些地方?

倪凯:因为我们做的是高速和停车场两个事,首先,我们要做针对中国高速路网大规模测试,这个事情需要资金的支持。其次,HoloParking要完成2020年计划,我们还要铺停车场,支持这些车型。

AI财经社:今年资本寒冬,你会花费比去年更多的精力去拿融资吗?

倪凯:跟投资人交流的时间差不多,我觉着还是把自己的理念清楚地表达给投资人。另外,大家都会关注你这个公司有没有收入,我们是有收入的。

04

知识产权是很严肃的问题

AI财经社:你对自动驾驶行业的知识产权问题怎么看?2018年,前苹果工程师涉嫌窃取公司自动驾驶商业秘密被逮捕受到比较大的关注。

倪凯:这是个很严肃的事情,我觉得这不仅是自动驾驶一个行业的问题。

AI财经社:你觉得大家对知识产权重视吗?

倪凯:整体上来说,大家还是有sense的。但个别的案子,像苹果那个案子,也提醒我们,特别是招人的时候,要做到审慎。现在自动驾驶还没进入一个成熟期。我们认为,进入成熟期,纠纷会更多。

   

AI财经社:你招人的时候,怎么做到审慎?

倪凯:我们内部在做开发的时候,有一个代码审核机制,至少别的代码不可能进来。我们的举措也反应在平时的灌输里。如果一个员工不尊重之前他服务过的公司的知识产权,那他肯定也不会尊重现在公司的知识产权。

AI财经社:这个审核能机制能审出来他拿了别人家的代码吗?

倪凯:那当然了,跟你写稿子一样,有工作量的,突然有一天搞好多代码出来,肯定是不对的。当然你要说有一个证伪的方法,这个不见得那么容易,但至少大家有决心做这个事情,就能把它做得最好。

AI财经社:除了代码审核以外,你还有什么举措?

倪凯:新员工有入职培训,我们会很强调知识产权这个事情,不管是入还是出都会讲。入的话,我们的代码准入有一个审核机制。出的话,就是一些资料的拷贝,或者是信息安全的事情。

©AI重温计划 

互联网过冬系列

© 往期回顾


© THE END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milk-519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

服务热线